25
02.2015

《 Shadow Web Online 》 第貳章 #1

藝文創作  
  「唔……呃……」
  松崗再次睜開眼睛,只是一瞬間的光景,眼前的映像截然不同,帶來少少不協調的感覺。他站起身,能夠如常活動,而且精神比之前更好。也許是遊戲期間身體進入絕對的睡眠狀態,不再有失眠等煩惱。手上仍然拿著 iPhone 5 ,雖然啟動一個晚上但居然完全不掉 1% 的電力,讓他感到不可思議。望望床邊的時鐘,松崗爽快離開房間,父母已經在食早餐。
  「早晨。」
  「啊,早。」
  「比平時還晚啊,剛才叫你也沒有起床,昨晚又通宵工作嗎?」
  「沒有……稍稍睡久一點。」
  不要說通宵,而是徹夜都在玩遊戲。幸好與傳統遊戲不同,進行時肉體是睡眠狀態,不致令身體累壞。
  這麼厲害的遊戲已經營運幾年,真的沒有人知道嗎?為什麼沒有公諸大眾?松崗一邊刷牙洗臉,一邊想著這些問題。光是獨個兒腦內猜想根本沒有用,想著想著就來到飯桌上用餐。
  「對於佔中三子臨時宣布啟動佔中,各方取態不一。有集會的學生鼓躁,質疑活動性質改變,拒絕騎劫及抽水。立法會議員梁國雄當眾兩度向學生下跪,祈求眾人不要離開。他表示佔中只是一個名詞,示威者一旦撤離減少,就無法互相保護。」
  鏡頭由錄影片段轉而變成梁國雄議員的下跪場面,然後是記者訪問片段。
  「贏就一齊贏,輸就一齊輸。」梁國雄在電視機前再次呼籲:「留在這裏,是為了被關的學生,只要自己意志堅定,無人可以騎劫你自己,現在離去,不只輸了六天,連過去六年也輸了,我不知道留下有甚麼後果,不知會否勝利,但你跟人打仗,被人打到跪低,可以爬起身再打一次仗,如果自己跪低,就永遠站不起來。」
  「雖然學聯公開呼籲市民不要離場,但正如鏡頭所見,隨著天亮後市民持續離開。現場有消息指警方將會在十時清場,目前警方已經封鎖政府總部一帶,試圖阻止市民前往添馬艦支援佔領人士。本台會持續為大家報導最新消息,先將時間交回新聞部。」
  電視機正在播放晨早新聞,母親看著道:「老公,現在外面很亂,公司有甚麼安排?」
  「放心吧,公司又不在示威區,沒問題。而且港人質素高,就算是示威都會僅守規矩,亂不來的 」父親氣定神閒的說,忽然問松崗:「你會不會去?」
  「去哪?」
  「當然是佔中啦。」
  「老公,你在胡鬧甚麼?怎麼可以叫兒子去那些地方?」
  「唏,香港有集會示威自由,兒子想去的我們做父母也無權阻止。」
  母親雖然抱怨但也沒有再反對,她是農村女子,目不識丁,和傳統女子一樣唯丈夫是從,基本上不會反對父親的決定及說話,至多私下滴沽幾句。幸好父親不僅學識好而且思想開放正面,讓松崗不致承受太多壓力,一直活得十分自由。失業這麼久,父親不單沒有抱怨斥喝半句,還積極鼓勵他趁無業期間出外見見世面。
  「而且佔中議題關乎我們的兒子甚至孫子的未來,我要上班工作脫不了身,但兒子不同。他行動完全自由,正好抽身去見識一下。」
  「不用了,我有事忙。」松崗想也不用想就拒絕,他想不出半個理由為什麼要浪費時間及體力去參與這場示威活動。
  「我還有事要忙,而且我覺得不管多少人都無法改變中央的決定。」
  松崗鐵了心追查 SWO 的情報,所以無論如何今天都會在電腦前拼命滑網。
  「⋯⋯香港文學界名人何厚新神秘失蹤逾三天,至今仍然音訊全無。據其朋友表示,最後一次是在三天前晚上飯聚時同桌,之後家人表示沒有回來,警方仍然列為失蹤案件處理。由於最近持續有文化界別的名人神秘失蹤,警方仍然表示是個別事件,未認為具有關連性。香港文學會顧問原嘉東表示,身邊多名朋友接三連三失蹤,懷疑犯人是同一批,要求警方密切關注……」
  電視正在報導另一則新聞,不過父子二人都沒有在意,仍然留在同一話題上。
  「連行動都未有,便這麼鐵齒肯定,為什麼你會有那種想法?」
  松崗遙遙手機:「留心過往新聞的都瞧得清楚,當年七一遊行可以令老董腳痛下台只是一時偶發。現在他們有了經驗,不會再因為一時慌張而自亂起來。中共有他的底線,如果想更改人大決定,應該是秘密派員赴京密談,讓中央有體臉地行動。你明刀明槍要他修改,當然門兒都沒有。」
  「孩子,你直接走上門,人家都不會鳥你。即使答應你,條文中都藏有魔鬼,他們最懂得耍政治。當年國民黨都被他們陰了,現在香港連半個政治家都沒有,你單單北上只是與虎謀皮,形同自殺。」
  「我只是認為正面反抗是絕不會成功,所以提出秘密會談的意見,當然我也知道那樣子也不一定成功,但至少有機會。」
  松崗雖然擅長收集情報,但不大懂得分析。電腦程式碼太好懂,全部有導向有因果有關連,但現實世界並非如此,順著同一條路走下去,卻會有不同的結果。
  「嘿嘿嘿……」父親笑而不語,父子一直是這樣對話,由小學起就是如此。即使松崗提出的意見再天馬行空,父親却從未提出異議,不置可否。
  「奧地利大公國的艾諾兒‧哈布斯堡-洛林公主的亞洲非公式訪問,在日行程已經完結,接下來會出發至香港……」
  「時間差不多了,我要出門上班啦。」
  「慢行啦。」
  松崗幫忙收拾碗筷,照慣例背著父親時母親總會向他嘮叨幾句,但都是一句起兩句止。松崗只有唯唯諾諾,然後回房間鎖上房門。和母親總沒有甚麼交流,他的事對方像是不明白,久而久之話不投機半句多。
  回到房間後晃動滑鼠,讓電腦由待命中醒這來。畫面仍然停留在昨晚到訪的影子網絡中。他隨手又點點其他連結,顯示連結錯誤,心想多半閒置過時自動斷連。既然成功連上一次,之後用同樣的方法再次接駁即可。他想起昨晚的經歷,若然是夢境未免太真實。他嘗試撥電找志傑,居然傳來找不到電話號碼的錯誤。自從三年前敝公會會長 KITTY1224 失去聯絡,再沒有上線,公會「 Shining Night 」隨即漸漸荒廢。成員走的走散的散,他和志傑亦因為淡出遊戲而失去聯絡。也許他之後更改了電話號碼,但為何遊戲中仍然能憑著舊的失效號碼聯繫上他?當然也可以解釋為註冊時填寫的資料與現在的不符,而他並未有即時更新。
  持續在網上尋找有關 SWO 的資料,正當公開的網頁自不用問,連地下網頁也是毫無消息。彷彿像是不存在一樣,乾淨得難以置信。
  這實在是奇怪的事。
  一般來說不存在完全乾淨無結果的搜索,連相似的結果都沒有。要知道單單 SWO 三個字並沒有特別意思,總有簡寫會套用相近的字眼,但所有搜尋器都像呆子般告訴你甚麼都找不到,反而只要改串 sword 就有很多搜索結果,換成 word 也有, swor 都有,就是 swo 空白一片。
  完全不像是自然的結果,與中國防火牆一樣,似是被某些力量強行刪除。只要輸入與 SWO 或 Shadow Web Online 之類的關鍵詞就自動屏蔽,不讓用家找到丁點情報。
  若然主動出擊,嘗試在討論區等地方留言,則會頓時感到錐心之痛。仍然堅持要發表,則雙手抖震無法按意志活動,然後全身乏力癱下來,情況越來越嚴重,直至自己放棄發言為止才會消除。
  確實是不能隨便向外提及的狀態,難怪志傑玩了兩年都沒有介紹給他。但遊戲以這種方式營運,理論上很難增加新玩家才對。他見閒來無事,又返回床上,啟動手機中的 App 登入遊戲。反正房間已上鎖,只要下午時離線回來就沒問題。雖然母親也許會叩門,但從不會隨便破門,應該不會阻撓他遊戲。
  再次登入遊戲,過程仍然令他感到不可思議。眼前驟然一黑,雙眼一開,已經是另一個世界的景象。如同真實般可觸碰有感覺,再次打量確定是之前離線時自己處身的房間。如今遊戲時間正值深夜,四周一片漆黑,只有亮起房間電燈照明。由於是新手用的免費房間,所以沒有任何多餘設施,亦不能添加。松崗在遊戲中才能打開那本新手指南詳閱,原來任何房間都是採用次元連結,經由玩家 ID 核定,自動通往專屬於自己的空間。所以其他人同樣進房,是無法來到自己這裡,除非自己批出權限。然而這間是由提供予新手的臨時房間,並不設有招待功能,故此只能供自己一人使用。
  趁有時間他再翻閱自己以及其他職業的資料,至少有一個基本了解,不需要之後每事皆要麻煩志傑解答。趁午飯前有時間還嘗試出去完成任務,這款遊戲的任務都不會明顯標示,而要由 NPC 的對話中猜測接受任務的條件及目標。幸好新手指南中已經將大部份任務的觸發方法及完成條件詳細列出,只要他按圖索驥也能一一完成。作為術士在丘宅中也有不少職業限定的任務,像是丘白機本身就提供一些府內工作的任務,要求作為弟子的玩家完成。像是清潔地方向指定 NPC 傳話、完成部份技能的練習等等,每次重置時間均是廿二小時,報酬是少量金額及藥物。新手指南提到這些任務都是很簡單,可以作為創帳初期累積資金用。 NPC 也會隨時間而改變位置及任務,像是丘白機在晚上則會入房,不提供任務,只能找晚上當值的 NPC 門徒接受任務。除去需要離開丘宅遠行的傳話及採購任務外,他將宅內的任務都完成,一下子進帳千餘金幣及廿多粒小型寶藥。途中碰見不少其他玩家,但大家似乎都在忙自己的任務,松崗也沒想過主動打招呼。從任務中獲得的小型寶藥一次可以恢復 100 生命力,對新手而言十分足夠。他將一部份收入房間的寶箱中,寶箱只有五十格空間,對比玩家身上只有二十格而言已經十分充裕。新手指南提及系統內的銀行亦會提供每位玩家免費五十格倉庫空間,如需更多就需要支付遊戲幣租用。
  不經不覺已經來到下午一時半左右,系統顯示遊戲世界時間為 04:23 。似乎遊戲內的時間比香港慢九小時十分鐘左右。望見天際漸藍,他回去自己房間睡在床上,點選「離線」跳回去現實世界。同樣是一瞬間的空虛過後,感知恢復觸覺,再次由床上撐起身,是自己長久生活的房間。如非眼前的映像不存在選單及訊息欄,他還真的會將現實和遊戲搞混。遊戲的實寫度太高,幾乎超越目前市面上任何一款遊戲,前無古人的超凡技術,對遊戲迷的松崗而言是具有致命的吸引力。此刻他全副心神都投入 SWO ,就像以前還是學生唸書時那樣,吃飯時隨便將飯菜塞進胃去,轉頭入房埋首遊戲,其他都置之不顧。幸好現在失業中,反正家人沒有要他尋找工作的壓力,也不急於寄求職信,午飯後又閉門鎖房賴在床上,啟動 App 回去遊戲。
  此刻遊戲世界內時間為 05:04 ,陽光正徐徐灑遍大地。松崗不得不盛讚遊戲的物理引擎,一花一草一木的紋理質感及光暗皆與現實無異,教他驚奇萬分。這時丘白機已經起床,立在房間前的小庭園。此時可以找他對話及接受任務,松崗選了幾個在城內採購及傳話的任務,嘗試一人熟習遊戲內的環境。反正城內是禁止 PK ,新人的他也不怕有人挑釁,估計不會發生甚麼問題。當然一如前述遊戲並無任何便捷的提示或指引,接受任務後可以在選單中查看內容描述,但卻不會有明確方向指示,松崗就像初心者懷著冒險的精神,像探索新大陸般的心情出發。他想到最古早 MMORPG 初期,那時網絡亦不發達,不像現在資訊橫流隨便入手而且有豐富的 Wiki 說明,那時也是像如今一般要靠自己單人在遊戲世界慢慢摸索。也許製作者亦是本著類似的心情去設計這款遊戲,其他人感想如何他不知道,但至少自己很滿意,與近幾年主流庸俗的遊戲體驗截然不同,這種只有親歷舊派遊戲的醍醐味正正是教他痴迷難拔所在。
  依照新手指南的指示,他在 NPC 的商店中購入布爾維蘭的地圖,亦是由 Replay 公會製作及寄賣。地圖詳細標明各 NPC 及主要場所位置,配合新手指南的任務列表,可以輕鬆完成大部分新手任務。當然松崗乘機在城內四處瀏覽,早一歲熟悉地貌風景,完成百分之一百的踏破率。在城市內觀光時亦留心其他玩家,基本上大家各自有圈子,絕少主動與陌生人交談。大家往來匆匆都在忙自己的任務。亦有玩家在公頻揮手求組隊或公會招人宣傳,間中有些玩家搞無厘頭快閃,與普通網絡遊戲沒有太大分別。
  忽然一行六輛巨大的重型車隊駛過,車身是輕巧的金屬組成,他在新手指南有見過,屬於魔力推動的代步工具,兼具休息空間,可作為小隊的長途移動手段。
  「啊!是京子的男朋友!」第三輛車的車窗拉開,一位棕色長髮,胸前偉大的白衣少女探身外出,朝松崗揮手大叫。松崗一呆,盯住她一會,便顯示其簡單的個人資訊。
  「 ID: stremina 種族:人類 職業:騎士 公會: Koumakyou 」
  「你是⋯⋯」松崗自問記憶力不差,但對她並無印象。
  「京子的朋友!」
  「哦⋯⋯」松崗不是那個意思,但對方搶答太快,而且魔力車移動頗快,一眨眼便刷過他身邊朝前方街道遠去。
  「京子拜託你啦拜拜!」
  「拜⋯⋯」
  如同暴風注目的過來,又注目的離去,一切發生得太突然,他根本搞不懂對方向自己打招呼是甚麼意思。看樣子對方完全誤會他和志傑的關係,但要解釋也無從入手。想起二人應用該未曾見面,看來只好晚上等志傑上線時問他。
  父母一向對他採取放任主義,所以這樣子關上房門一整天都沒有人來阻止。再次離線時已經是晚上,一家三口共進晚餐。松崗心神仍然留在遊戲中,只消一個下午便將丘宅內非戰鬥的任務清理得七七八八,餘下的都需要出城刷怪或採集,決定保留至晚上會合志傑再一口氣完成。父親瞧見兒子罕有地心不在焉快速吃飯,雖然疑竇滿腹但仍然決定甚麼都不問。
  晚上九時再次進入遊戲,遊戲內時間為 11:50 ,似乎兩邊的時差是固定的。松崗這時才醒起他沒有方法聯絡志傑,昨天還打算離線後撥電找他,然而電話號碼已報廢遂無法如願。遊戲內雙方雖然已加為好友,奈何對方尚未上線,離線中的朋友即使傳送短訊也不會有回覆,結果他只能暫時留在丘宅房間內,等志傑進入遊戲聯絡他。一小時後志傑終於回覆他正趕過來,松崗立即打開私密頻道。私密頻道只容兩名玩家雙向對話,但無距離限制,好比通電話一樣方便。
  「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好久啊!」
  「對不起⋯⋯」
  「算了,反正昨晚我們又沒有說明上線時間。」
  「現實太多事忙,抽不出身,只能現在才登入。」
  志傑表示正由公會會館那邊趕來,作為老玩家早就熟知位置方向,大約十分鐘後趕到。
  「說起來你的電話號碼轉了嗎?」
  「呃⋯⋯啊,是。」
  「不如你將新的號碼給我,反正大家很久沒有見面,順便出來聚會吃飯,好嗎?」
  「唔,啊。晚點離線時再說吧,我快到丘宅正門了,你也出來吧。」
  松崗想起他們過去一起玩網絡遊戲的日子,沒想到光陰似箭,明明是三年前的事,卻像是昨天發生般歷歷在目。萬料不到今天會和志傑再次攜手闖同一款遊戲,緣份盡是如此不可思議的東西。他這名新手只是匆匆整理隨身包,將今天收取的報酬都堆入房內的寶箱,大部份也是恢復類藥物,隨身包攜帶數量有上限,多餘的都收入寶箱,日後再取用。
  「咦?她是誰?」
  當松崗匆匆出門時,發現志傑身邊還站著另一位少女,對方向他展現禮貌而溫馨的笑容。
  「 ID: Sissi 種族:新類型人 職業:牧師 公會: Koumakyou 」
發表於2015.2.25
留言(0)
博客名稱 :
有馬二
網誌名稱:
二次元隊道研究部
使用天數:2,130
按月份瀏覽
    2020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2019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 五月
  • 六月
  • 七月
  • 八月
  • 九月
  • 十月
  • 十一月
  • 十二月
>> 更多
系統分類
  • 飲食烹飪
  • 親子育兒
  • 數碼科技
  • 生活品味
  • 藝文創作
  • 電影戲劇
  • 攝影寫真
  • 其他
自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