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05.2009

培英130週年校慶--晚宴

         2009年為培英創校130週年,今年的校慶記念活動還邀請世界各地的校友回來,大會安排住宿和組團回國內參觀培英的發展,由五月六日開始展開慶祝活動,五月十二日在灣仔會議展覽中心筵開二百多席,海外內校友師生們聚首一堂共同歡度一個難忘的晚上。

基社同學們和鄧老師大合照

         我們基社向來積極參予校友會的活動,在香港的同學早已預訂了四席,另外海外回來的同學有林天爵父子三人、朱碧影、韋麗明、楊麗英等人共有五十多人出席。

         大會嘉賓司儀有校友李鵬飛太平紳士,校友吳清輝教授、還有基社的梁燕成博士,宴會開始前首先由梁燕成博士帶領大家默哀一分鐘悼念5.12四川汶川大地震一週年的死難者。

基社梁燕成博士

         大會今年還邀請到校祖那夏禮牧師的曾孫女一家主持敲鐘儀式以誌培英薪火相傳的精神,一同邁向新里程。接下去是慈社晉升元老,還有一些精彩的表演項目,包括有基社的韋恆熹同學口琴演奏,表演嘉賓還有劉鳳屏小姐和胡楓先生。

基社韋恆熹同學口琴演奏

         今年每位到會嘉賓都有一份大會送的禮物,內容豐富,請看以下圖片......由於本版面所限,還有很多精彩照片放在相簿中,我們祈望有份參予今年慶典的同學提供更多照片和文字給我們放上網頁給世界各地的同學和朋友分享,可電郵到 hkpyks@yahoo.com.hk 給我們。

          再一次溫馨提示,基社網頁已搬往 http://www.hkpyks.com 請放在「我的至愛」內。

 

 

發表於2009.5.15
留言(19)
  • Paul
      基社同窗梁燕城   基督真道中華情   力挽狂瀾成砥柱   辭章哲理貴清真       註解 : 這次 130年的慶祝會,做司儀的梁燕城是我少年時期的好朋友。 那個時候他是已洗禮的基督徒,我看過他由教會所贈送的一本聖經,有幾行字『梁燕城兄弟 堅信禮留念』,而我那時候還未洗禮。     離開培英後很多年了,我接受了洗禮,也有一本由教會贈送的聖經,咱們雖然屬於不同的教會,可是都信同一的救主。   梁燕城是一個很熱心的基督徙,站在傳揚福音的最前線,因此又成為一些反基督人士的攻擊目標。 以梁燕城的哲學修維,自可應付自如。   Paul    20/5/2009  
    20/05/2009
  • Paul
        滄海桑田百年身   太平山下再傳燈   巴丙頓道紅棉樹   猶在心底不變更     解畫: 雖然在香港半山,巴丙頓道三号,聽松樓前的木棉樹已經不存在了。 可是,它仍然存在各同學的記憶中。     Paul    20/5/2009            
    20/05/2009
  • Paul
    《那夏禮牧師的曾孫女敲鐘》                                薪火相傳貫始終          白綠教化作春風          夏禮牧師創基業          曾孫女兒猶敲鐘     解畫 : 我讀到 130年慶典裡面,竟然出現了那夏禮牧師的曾孫女兒敲鐘的環節,真是令我十分感動。  130年前的人物,他的子孫後代,遠在天涯海角,到如今,仍然沒有忘記我們,和我們仍然有聯係,這個故事,真是一個教育界的美談。    教育不單只是灌輸書本的知識而已,它應該包括很多東西。 這次由那夏禮牧師的曾孫女來敲鐘,就是一次活生生的愛的教育。 這個故事告訴咱們:『做人要有情有義,要長情。』   世事滄桑,世界會過去, 但是愛是不會過去的,愛是永存不朽的。   願上主永受讚美!     Paul      21/5/2009
    21/05/2009
  • Paul
    《韋恆熹同學口琴演奏》                               口琴曲調韻柔和           高山流水盪聲波           梁祝一曲音三繞           如今晚宴再安哥     註解 : 『安哥』 出自英文 encore 即是觀眾叫好,要求再來一次。 『高山流水』 出自伯牙彈琴,鍾子期聽之,知音人也。 『音三繞』出自餘音裊裊,繞樑三日。   韋恆熹在去年春節晚宴,吹奏一曲《梁祝》很動聽,觀眾讚好,今次 130 校慶宴會,情商韋同學再度演奏一曲以響知音者。   我以前在培英參與口琴隊之時,韋同學是隊長、導師是梁日昭、領隊是羅裕光老師,其他隊員我記得的有: 佛爺(姚載信)、王書端、趙均鎏、潘岳勤 ...... 等等。   我在口琴隊只是濫竽充數,人吹我吹而已。 有一次梁日昭叫我單獨吹一段給他聽聽,結果走音、拍子又不太準,甚為尷尬。   有一次,練習吹奏一首西班牙舞曲之時,我隨著拍子,左搖右擺。 結果被佛爺干涉,從此以後,我吹口琴之時,必定姿勢正確『坐如鐘,立如松』的吹奏喔。   羅裕光老師昔日是軍隊中的排長文書,所以他曾經對我們說:『口琴隊就是一枝軍隊』。   我現在是己離隊多年的散兵游勇,每次遠足行山,我都帶備一個口琴,停下來時就吹,甚至一路行一路吹,與音樂同行嘛。     Paul    22/5/2009    
    22/05/2009
  • Edward
    親愛的阿Paul 感謝你多番讚賞,稍後如有空,希望能與你會面. 你是個有心人,幾十年的往事,依然沒有相忘!! 另稍作更正,羅裕江老師不是羅裕光老師!! Encore是法文,多數人讀成Andcall,英文相當于Again,Once more,由於是音樂會的術語,要讀成安Call才對!! 祝好 韋恒熹
    26/05/2009
  • Paul
    《回應:韋同學在 26/5/2009 的留言》       真的是喜出望外,咱們昔日的隊長也打打氣來了。 你提到 ENCORE 這個字有兩個讀音,我也曾聽聞,據說讀如『安 CORE』才正確,而且這個『安』字的讀音,要用普通話來發音才算是正確。   說到讀音的問題,我也有一個故事,那是 10 年前,我所工作的公司有一次晚宴,坐在我們席上的洋經理(英國人)為著要表示同員工打成一片,表示親和,但是席中職員的英語程度不足,有些甚至不憧英語。 阿 Paul 則自動自覺地充當即時傳譯員,那時候正是萬聖節 Halloween,洋經理告訴我 Halloween 這個字的正確讀音應該是『咍佬嚥』,但是港人卻普遍地把它讀成『哈佬 WIN』。   以前培英有位英文老師叫做林冠武的,教得很好,他常鼓勵我們要多講,並且規定上他的英文堂一定要用英語對白。 可惜他在培英任教的時日太短,否則我們的英文會更好一些吧。   韋同學,我相信你己轉了玩半音階口琴,而我仍然玩梁日昭時代的複音口琴。 行山遠足時,我都常帶備口琴一個,吹奏一些小調,例如:阿里山的姑娘、踏雪尋梅、杜鵑花 ........ 等等   淡淡的三月天 杜鵑花開在山坡上 杜鵑花開在小溪旁 多麼美麗啊 ........   Paul    27/5/2009  
    27/05/2009
  • Paul
                                                             Halloween   我雖然不是做教師的,但是有興趣再補充一下,我在幾分鐘前所討論過的一個英文字 Halloween 的正確讀音的問題,我用中文做注音,我覺得並不妥當,一來中文字不是原本的語音,它有所偏差的;二來可能連中文字都會打錯,是『哈』不是『咍』。 用英文注音如下:   Halloween  這個字,英國人讀:Hallow-In   Halloween  香港人普遍地讀:Hallow-Win       Paul     27/5/2009        
    27/05/2009
  • Paul
        展翼一行唳金風   海闊天際掠碧空   總想齊飛成一列   無人甘願作孤鴻     解畫:   我以前好像一隻孤雁,很少同基社接觸,直至半年前在街上遇見了好友梁燕城,才得知基社有同學會的組織,並且有網站。 我在 yahoo 搜索,遂找到了這裡來,看過有不少同學寫過了文章,計有:   (一)  向永寧的 《當遊子碰到書友時》 (二)  吳錦源的   《緣》 此外有寫文章的還有十幾位的同學,他們的文章比我更好,為何他們每人只寫了一篇便不再寫呢? 是否我來晚了,所以錯過了那段黃金時間呢?   人同雁隻都是一樣,總是想呼朋引類、同一族群而活動之的,正所謂『人情同於懷土兮,豈窮達而異心』。   我,或某些人,有時都不鍾意合群。 那麼,應該有咱們的原因吧。 但是, 一般來說,誰願意做一隻離開成行成列的雁群而變作一隻孤鴻呢?     Paul   1/6/2009        
    01/06/2009
  • hkpyks
    paul : 我和基社同學很盼望與你一列齊飛 , 若你有空閒時間 , 參與聚會,講講往日情、回憶往日事。................秋仔
    02/06/2009
  • Paul
    【回應 秋仔的 2/6/09 留言】   這個當然,我們是有机會再重聚的,再講講《聽松樓》的往事嘛。 雖然它已被拆卸多時,但是聽松樓的模樣,至今仍舊在每一個同學的心中,對不對?   你對雁隻都有留意嗎?  我在新界落馬洲靠近米埔的上空,見過有雁群飛過,牠們的翼很大隻,而且是一行、一排地飛翔,很容易辨認的。 牠們有點像鵝,應該與鵝是同一個家族,不過牠們生活在野外,會飛而已,所以英文就稱雁為野鵝 wild goose 了。   秋仔,我看過你 post 上來的照片,都是中國的旅遊照片,而且都是江西省的旅行相片居多。 我也喜歡去中國旅行,不過未去過江西省。 我是很留意中國境內,是否人人都講普通話的呢? 原來真實一點來說,他們在家裡並不一定講的,在學校就一定要講。   談到普通話這樣東西,我記起我們基社的同學 向永寧 是當年全校普通話演講比賽的冠軍。 我也是愛講普通話的,可是當年我們在培英的時候,就從來沒有用普通話交談過。她近年來似乎很少在同學會的活動中出現了,若果它日我在同學會碰到她,一定要用普通話同她聊 聊,以彌補往日沒有講普通話的空白。   秋仔,今日聊到此為止,下次若有話題時,再談吧。   Paul    3 Jun 2009      
    03/06/2009
  • hkpyks
    paul: 還有大量文章,可進入此網頁得到 http://www.hkpyks.com/Nwesletter/newsltr.htm                秋仔              2009年6月4日
    04/06/2009
  • Paul
    《回應 秋仔 在 4/6/09的留言》   秋仔,這些基社通信的 pdf 版,我全都看過了。 其中有馮秀嫦同學提到在小學時參加過步行比賽,並且獲得了季軍。 那次的步行比賽,是培英小學部唯一的一次步行比賽,我也有參與這一次的步行比賽,只是行畢全程,三甲不入,只獲大會頒發一枚記念章而已。 如今這面記念章,經過四十年以上了,仍然保存良好。   我在培英的那幾年,實際沒有甚麼表現,文又唔得、武又唔得。 所以,都沒有甚麼人識得我了。 甚至本來認識我的人,也會忘記了的。   在培英小學時,我就是在《聽松樓》上課的。 現今基社的活躍同學吳錦源,他就是我在聽松樓小六培的同窗,至今己是四十多年了,吳錦源仍然記得起我。   小六培有位同學姚愛萍,沒有升上培英中學部,往其它中學升學去了。 但是她常保持與聽松樓舊日的同學聯絡,後來還成立了一個名叫《鷹社》的同學會。 姚愛萍很長情,很念舊的,在基社中五結業晚會的那一晚,她都有回來巴丙頓道。 這也是其中一個聽松樓的故事吧。   Paul   6 Jun 2009    
    06/06/2009
  • hkpyks
    paul : 非常多謝你閱讀 pdf 的文章 , 你可以提供意見給我們的網頁 , 加以改善 , 幸甚 , 幸甚 。秋仔
    07/06/2009
  • hkpyks
    paul: 多謝你的讚賞 , 同時你 也說出我的心聲 , 同學們理應知道有這麼的一個平台的存在吧? 為何使用這個平台的書友,卻出奇地少呢? ............希望社友珍惜這個平台 , 使各地社友 , 無分地域 , 講講往日情、回憶往日事。................秋仔
    09/06/2009
  • Paul
    秋仔:   就是嘛,這個平台,好使好用。 任何時間、任何地點,只要用滑鼠 click 兩 click 就可以登入這個 blog 了。   我和基社的所有同學們,都是從同一間學校出來的。我也明白,那個年代,我們是沒有受過電腦科的教育的,所以基本上,我們都是不懂電腦的。 過去唔識,並不等於現在唔識的嘛。 現時的電腦,愈來愈先進,愈來愈 friendly use,基本上,就唔學都會用。   我,從前在培英,並非一個優質學生,好多時都是大聲夾無準,所以 向永寧 她們就起了一個綽號給我,叫做『大鬧鐘』英文是 Big Ben。 我這個壞鬼鬧鐘,尚且可以揮灑自如、我手寫我心,而且仲圖文並茂添。 那麼,其他的同學,都應該做得到吧? 我很有信心,大部份的同學他們都會比我做得更好的,若果肯做的話。   Paul     10 Jun 2009            
    10/06/2009
  • hkpyks
    PAUL和 秋仔心聲 : 基社社友 , 響亮的喇叭聲已響起 , 大家嘗試加入這BLOG裡 , 百家爭鳴吧 !  誰願意做一隻離開成行成列的雁群而變作一隻孤鴻呢? ....秋仔
    11/06/2009
  • Kam-yuen
    Paul, 我時常都有看你的回應,有很多事我都未聽聞過,你給我印象最深就是你和呂家明最要好,放學時我因為和你們同路沿西邊街下行之後在大道西分手,沿途有講有笑,而你的EQ甚高,被人捉弄也不惱。你提起姚愛萍我都記起她,說起來她可算我級的美人,當時同學們常將她和鄭翹勳連在一起,鄭同學現時和我住在同一屋宛,很多時都有踫面。 現時我忙於網頁搬家,人老了,放工回家又很累,想回應時腦袋又很空洞,不知從何說起,真希望能與你見面詳談。 吳錦源
    14/06/2009
  • Paul
    【回應: 吳錦源同學的留言】   我不特與 姚愛萍、鄭翹勳、呂家明,他們相熟。 我和你也很相熟喔。 我們小六培,當年在聽松樓上課,每週都有秩序和整潔比賽,咱們小六培時常都獲得冠軍。 直到現在,經過四十多年了,我仍然堅持守秩序的習慣。   吳錦源,還記得嗎? 我們曾經去那些英文學校報讀夜校,目的是為了補習英文。 那些教科書,例如:狄更斯的 David Copperfield 我仍然記得起部份的內容。   至於培英小學的英文教科書是用 OEC的,它的全名叫做 Oxford English Course for Hong Kong。 有一課講由香港至倫敦要經過:南中國海、西貢、馬尼拉、蘇門答臘、星加坡、馬六甲、檳城、印度洋、孟買、錫蘭、亞丁、紅海、蘇移士運河、塞得港、地中海、直布羅陀、英倫海峽。  但是,前幾年我去英國旅行,路線已改了,經俄羅斯、北極上空前往倫敦的。   在英國,也很有親切感,因為有很多英國的事物都曾經在教科書上學過。 莎士比亞有名句說:『名字有甚麼意義? 玫瑰花即使不再叫做玫瑰,可是它仍然芳香。』   Paul     14 Jun 2009  
    14/06/2009
  • Edward
    親愛的基社同學 以下是培英中學130周年慶典晚宴上小弟演出的錄影.放上youtube的片段. 韋恒熹上 http://www.youtube.com/user/harmonicawai
    19/07/2009
博客名稱 :
香港培英中學(1971)基社
網誌名稱:
香港培英中學(1971)基社同學會
使用天數:2,645
性別:
按月份瀏覽
    2021
  • 一月
  • 二月
    2020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 五月
  • 六月
  • 七月
  • 八月
  • 九月
  • 十月
  • 十一月
  • 十二月
>> 更多
系統分類
  • 生活品味
  • 其他
自行分類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