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03.2009

2009年新春團拜

        年復一年,時間飛逝,今年的新春團拜已於22/2/2009在上環喜悅皇宮大酒樓舉行,是晚筵開三席,多年來我們基社同學在百忙中可以抽出寶貴的時間出席這盛會,真的難能可貴,而且今年盛邀鄧煒東,張桂欽和方鏡熹老師作嘉賓。

        今年基社有一創舉,就是可以和海外的同學們一起視像通話,去年某一個聚會中,溫以壯等社友提議可否和海外的同學們一齊歡度一些節日,孫會長於是決定在新春作一嘗試,由於兩地時差關係,我們聯同鄧煒東老師一行十多人到阮家慶府上,我則帶同手提電腦聯同阮家慶的Netbook一起和加拿大的溫哥華,多倫多和卡爾加里,由於有兩部Notebook我們還可以用兩部電腦的鏡頭互相對影聯成三地視像對話,享應今時今日的宣傳口號“創意就是力量”,我們更用攝錄機拍下對話的情況於晚宴上播放給大家看。

鄧煒東老師和加拿大卡爾加里的朱碧影對話

加拿大多倫多陳煇齡等和我們視像對話

        晚宴上我們大家聚首一堂,言談甚歡,梁燕成同學曾經說過若果他在香港,一定會出席,所以他能在百忙中抽空出席這聚會,真是難得,他又說找到鄧浩輝和邀請他出席這聚會,可惜他有要事無暇出席,鄧浩輝….下次有聚會記得要出現呀,我們很想見你呀。席間我們有Video睇,又有抽獎…..當然又怎可以沒有梁燕成同學的風趣棟篤笑呢。

新春團拜晚宴大合照

        下次我們將會有一巨型聚會….2009512日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行的培英130週年校慶,基社在海外的同學都會回來,歡迎各同學來電或電郵詢問詳情。

(尚有其他相片,請往相簿參觀)

吳錦源  

發表於2009.3.17
留言(9)
  • Paul
    去年,2008年的春節聯歡晚會不是有一位社友叫做 韋恆熹的嗎? 還記得他當晚吹奏一曲『梁山伯與 祝英台』嗎? 他就是當年我在培英口琴隊的隊長。 他和我都有參與 1967年校際音樂節的口琴比賽, 我們那一次拿不到冠軍,冠軍是由最後出場的 聖保羅男女中學奪得。我們隊的指揮是由林五谷 學長擔任。 若果韋恆熹有看過本文的話,可否 出幾隻字以作補充呢? 自從小學六年級,筆者就參加了學校的口琴隊了, 那時的教練是梁日昭老師,領隊是羅裕光老師。 羅老師曾經說過:"我們的口琴隊,就等於一枝軍隊"。 如今,離校已是三十多四十年了,我每次行山遠足 都有攜帶一個口琴,到達山頂則必然要吹奏一會兒, "淡淡的三月天,杜鵑花開在山坡上    ......。" 若果我們培英的口琴隊是一枝軍隊的話, 那麼,現在的我,就是一名散兵游勇了。 Paul   基社,小六培,中一H
    24/03/2009
  • Paul
    在這一次的歡宴裡面,有一位知名人士 叫做梁燕城的,是筆者的老友記,我們頗為 談得來,都是愛講耶穌嘛。 當然,他的閱歷比筆者豐富得多。筆者很喜歡 看他在電視台講解 "聖地破迷之旅",身歷其境 的詳盡解說,使我獲益良多。 梁燕城也是唱家班來的,都是翁炳文老師的學生, 正所謂名師出高徒嘛。 在前往土耳其的亞拉臘山,尋找挪亞方舟的旅中, 筆者從電視看見他與當地的少數民族相聚,又即場 高歌一曲『我的祖國』 "一條大河波浪寬,風吹稻花香兩岸,  我家就在岸上住,聽慣了梢公的號子,  看慣了船上的白帆。" 聽他的歌聲,確有藝術歌曲的風味喔 不愧是翁炳文老師的高足。   Paul   基社:小六培,中一H    
    25/03/2009
  • Paul
    以下這首詩是從這個 blog 的【留言版】copy 過來的, 因為那裡沒有註解,所以在這裡加以解說。   《校園憶舊》   憶昔培英與君遊, 白屋春風滿綠洲。 眺望維港何處好? 最佳景觀聽松樓。   Studied with you in Pui Ying, the white green house in Spring. Where was the best location to view Victoria Harbour ? Teng Chung Lau was the right place for sightseeing,   舊日香港巴丙頓道三號的校園內,有一座校舍叫做 聽松樓的,是看風景、聊天的好地方。眼前有棵 木棉花樹,那時香港的樓宇都沒有現時的那麼高, 因此從聽松樓那裡可以遠眺至維多利亞港的景色。 有一回與一位同學(大概是向永寧)聊了幾句,她說 她是從官塘那處過來培英讀書的,邊說邊指著那 遠處的維港東面。 以當時的香港來說,並沒有甚麼 海底遂道,也沒有地下鐵,從官塘過來港島西區 需要搭渡輪、坐巴士,單程都要一個半小時,與我 們這些家住西區的,真是無可比擬。 所以向永寧對 母校特別依戀,能夠寫得出《當遊子遇到書友時》 這樣感人的文章。 時光荏苒,滄海桑田,若果我在大街上遇到向永寧 之時,或者她已不認得我了,而我也可能認不出她了。   Paul                       
    25/03/2009
  • Paul
    頗思白綠故園情, 彷彿還覺那叮嚀。 離校怱怱四十載, 何日再來聽松聲?   Remembering the advise of teachers in the White Green Land, about forty years I left those Pui Ying young man. When will I come back to hear the voice from pine trees again?   昔日就是那麼怱忙地離開校園,很多舊日的往事 在當時來說,都是很平常的,但是過了三、四十年 至今日,往後回想,卻特別覺得有情趣。這正如古 語所說的『當年只覺尋常事,過後回思便有情』。 人們對往事的回憶,通常都是將美好的一面記憶下來, 而淡化那些不愉快的事情。 人生必有在學校求學這一階段,各人或者有不同的故事, anyway 留著美好的回憶吧! 現今世界的電子網絡通訊發達,所以這次 2009年的晚宴 利用一部 note book 就可以即時同海外的社友作視像會議。 而溫哥華、多倫多、卡城,都可以在同一時空相會了。 那麼,咱們這一個 blog 又何嘗不可以作為相聚的平台呢? 讓我們在此處多些參與集體回憶吧!        
    26/03/2009
  • Edward
    親愛的阿Paul 我是基社同學韋恒熹,你仍記得學生時代的往事,我的記憶與吾兄有少許出入,我覺得由林學長指揮的時間是1966年,當年口琴隊是奏法國作曲家拉威爾的波利樂舞曲,1967次年則奏挪威作曲家格里哥的培爾金特組曲其中一首Aase's Death,是由梁日昭老師的助手李約翰先生擔任指揮的. 順記當年口琴隊的領隊是國文老師羅裕江先生,他秀麗的書法至今仍是小弟的偶像! 今年母校130周年慶典小弟有幸為校董會邀請在理工大學賽馬會綜藝館吹奏以下兩首曲目,到時可有見面機會?並懇請賜教. 祝好 韋恒熹 1)Romance for harmonica in Db Major by V.William 2)Meditation from Thais by J.Massenet
    27/03/2009
  • Paul
    回應: Harmonica (韋恆熹同學)   Hello,您好韋恆熹,真是喜出望外,在這裡竟然可以碰見咱們四十年前的口琴隊隊長,真是十分神奇啊! 好在得韋同學你出這個 post 來回應,否則我老是記錯本人曾經參加的校際口琴比賽是 1967年,原來是 1966年才正確。 那首歌的歌名,應該是《玻璃廬》,那次的指揮是林五谷,大提琴伴奏是趙鈞鎏,手搖鼓是黃美鳳。至於小弟嘛,只是濫竽充數而已,不提也罷。 領隊羅裕光老師從來未教過我國文,不過我也知道他的書法很工整、很秀麗。聞說羅裕光老師很喜歡在學生們面前,時常提起他從前當軍的時候,是一個排長文書來的喔。 四十年前培英口琴隊除了你和我之外,我盡量回憶其他隊員的人名,計有:黃書端、趙釣鎏、潘岳勤、潘岳翹、陸聲揚 ...... 還有一個叫做『佛爺』的,可是他的真正名字就無從稽考了,若果您們入過佛寺,至大雄寶殿,其中有座彌勒佛的,那麼咱們口琴隊的『佛爺』就係咁既樣的了。 韋同學,你現在玩的是半音階口琴嗎? 我仍然是玩梁日昭時代的複音口琴,每次行山遠足,我一定帶備一個口琴,一到山頂或者在途中都要吹奏一曲,寓意是與音樂同行。我常吹奏的都是一些小調、民歌,例如: 杜鵑花,踏雪尋梅,小白船,梭羅河,歸來吧, 一水隔天涯,相思河畔,月亮代表我的心, 爸爸的草鞋,外婆的彭湖灣,我的中國心, One day when we were young Five hundred miles Jamaica farewell Donna Donna Scarbrorough fair Country road 希望下次和您們去遠足旅行,也攜帶口琴一起去,那麼就可以唱翻舊日學生時代的歌仔了,真是《往事只能回味》啊!   Paul  27/3/2009  
    27/03/2009
  • hkpyks
    Paul : 今年校慶我們「基社」有 49 人參加晚宴,另外專程由外國回港的基社同學參加晚宴的有朱碧影與夫婿、韋麗明與夫婿、潘岳翹與太太、楊麗英、林天爵與太太及兒子等共 10 人,全部合共有 59 人,是很難得的大聚會,如果你有時間,希望你能夠參加,與我們相見,訴說幾拾年的往事,好嗎?請回覆。謝謝! 另外,請問你是鄧浩輝嗎?請你給你的電郵地址給基社 hkpyks@yahoo.com.hk ,方便我們寄郵件給你。謝謝! 還有今天我致電給向永寧,提起你在Blog內提起她,你可電郵給基社再轉寄給她,她會再和你聯絡,她記得你是「大鬧鐘」呢。 基社同學會 28-3-2009
    28/03/2009
  • Paul
    上月跟教會團體去上川島旅遊,那麼它在何處呢? 它就在台山以南的海上一個小島。 要在台山海岸的一個地方叫做山咀碼頭的乘渡輪過去,山咀這些地方,可以算是窮鄉辟壤。但是來到碼頭竟然有用外文貼出的告示,計有英文、日文、韓文。 原因是上川島有時會有一些外國人團體前往遊覽的,為甚麼呢? 這與島上葬著一名外國傳教士有關,他就是西班牙人聖方濟了,五百多年前他去日本傳教很成功,之後就想去中國傳教。 但是那個年代是鄭和七次下西洋以後,明朝實行海禁,外國人不得其門而入。聖方濟經由澳門去上川島,由於艇家無來接他,後來聖方濟就客死上川島了。 幾十年後,教會為他建了一座墓地教堂,西班牙式,有碑文刻著:耶穌會士 方濟各 大明崇楨年立。 回程的時侯,經過江們,那天是星期日,我們前往江門一間教堂參與主日崇拜。就在那裡附近竟然看見有間學校叫做培英中學,我想這不過是同名同姓吧了,來到正門看見有【信望愛】三字,才肯定它同香港的培英有關,不會是巧合。  培英的校祖那夏禮也是一位外國傳教士,他在百多年前能夠成功進入廣州傳教,並創立了培英,經過了一百三十年,培英更加日益壯大。 這次旅遊見到大陸都有培英,因而作打油詩一首以述說之:   悠然旅途數落櫻 微風隨伴我旅程 忽見校園信望愛 始知江門有培英 Watching to the falling flowers in the carefree journey, breezes accompany with traveller softly. All at once, there is the school named Pui Ying, as well as school motto FAITH  HOPE  LOVE which is showing at somewhere's campus. Hence, I got to know it's the branch of Pui Ying in Jiangmen.   Paul      
    01/04/2009
  • Paul
    聽松樓話舊   每年踏入四月份,昔日香港巴丙頓道的培英就會開始忙於準備校慶的節目了,培英的校慶是四月廿四日嘛,為何現在的校慶卻安排在五月十二日慶祝呢? 原因是否同今年是一百三十週年有關呢? 這個就不可而知了。我們小學在聽松樓上課時,是望得到校園那棵木棉樹的,當見到木棉花開,就知道離校慶不遠了。 我小六培的時候在聽松樓上課,那時每逢校慶是要唱校慶歌的。我記得那年的校慶好像是慶祝香港培英廿五週年,筆者試試從記憶中背誦那一年的校慶歌吧,那麼就會引證到那年是否廿五週年了,因為數字是每年都不同的喔! 如有背誦錯,或唱錯,請勿見笑、或請勿話我係冒充的社友喔!(一笑):   『...... 學府號培英,五十八載揚木鐸,聲教滿佗城。 香江海域外傳燈,風化益昌明,欣逢廿五週年校慶 喜盈盈。』   無錯喇! 從上述唱出的校慶歌來看,我們在聽松樓的日子,確似是二十五週年校慶了。 在這裡,我也順道寫一首詩(打油詩)以作為對聽松樓時代的回憶。所謂校慶,實際上是校祖那夏禮的生日,因為培英創校的正確日期已無從稽考矣。        太平山下吹惠風      欣逢校慶有事工      聽松樓畔花似錦      師生列隊敬那公 Soft breeze blows from the Victoria Peak as usually, there would be the event for Pui Ying anniversary celebration in April yearly。 In front of Teng Chung Lau the cotton kapoks are in full bloom as beautiful as brocade, teachers and students in the campus stand in queues to render a salute to Dr. Henry Noyes。   Paul
    02/04/2009
博客名稱 :
香港培英中學(1971)基社
網誌名稱:
香港培英中學(1971)基社同學會
使用天數:2,855
性別:
按月份瀏覽
    2021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 五月
  • 六月
  • 七月
  • 八月
  • 九月
    2020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 五月
  • 六月
  • 七月
  • 八月
  • 九月
  • 十月
  • 十一月
  • 十二月
>> 更多
系統分類
  • 生活品味
  • 其他
自行分類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