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07.2010

給蘇先生的回應

夫子蘇:

冒昧一句,您是不是有些許"偏激",因為在某種程度上見您的言論中,潛移默化的東西太多.不可否認的是,您的確有不俗的藝術風格與獨到的見解.通常在我的書法教學中,理論先行,後者技法,之所以這樣,就是要讓學員能夠清楚的從書法(漢字)的發展歷程,因為諸如這類傳統藝術的傳播者,對中國文化感到擔憂(現今青年人似乎不很喜歡傳統文化,或許我的這種擔憂是多於的吧),瞭解文化,瞭解歷史,正確的理解和傳播,才使我們能夠問心無愧.大家作品,當然無可厚非,是大多數人認可的,但似乎不應該一味的否認"草根"?如您所知(至少我感覺是),幾乎所有學習藝術的人都有一股比較強硬的"排他"心理,可能是因為受到藝術本身的不可多得、很強烈的個人風格因素.

上文為夫子蘇在http://hk.myblog.yahoo.com/sw2006hk/article?mid=757回帖。 覺得蘇先生此帖要回應的內容較多, 故另帖在此回應如下。

很高興遇到這樣的回帖感謝蘇先生, 先生有傳播傳統文化責任的良知, 我甚感動。我在成人書法教學中, 也免不了涉及理論, 客觀條件所限, 所談所講, 側重於技法上的內容。希望先生以後能多來批評交流。

我在想, 先生所指 "偏激"含義,  是否指我對書法某方面的理解或主張-----如用筆、學習方法等等過於极端, 又或僅僅是指我推崇經典而否定 "草根"書作的觀點呢.......

其實, 我並沒有否認經典外一般書法作品的價值。 祇要能成為書法的總有其審美價值, 有其存在的意義, 有其觀賞價值。 然其審美內容的法理完善, 和經典法帖相比. 肯定有所不足。這些作品審美法理方面的內容, 經典法帖肯定具備; 而經典法帖具備的, 它們未必有。於學書者而言, 面對字帖,所欲學習者, 正是帖中書法美的法理,  既然經典法帖這些東西更完善, 又何必學其它非經典的呢。我對經典的強調是基於學習書法的立場去考慮的。

皮亞傑的圖式理論揭示學習的過程是潜移默化中完善的, 故於初學者而言, 何所見何所聞, 就會形成相應的是非判斷標準。 俗語也說, “近朱者赤, 近墨者墨”。 可見在具備分辯能力前, 選擇接觸觀賞的對象、學習的環境很重要。 所以我主張多親近經典, 以求有好的眼力、高的審美標準。 這也僅僅是站在學習書法的立場而言。

藝術中人"排他"心理, 我想是指對專業主張有歧見而己吧。專業上的見解和主張不同, 其實也正常, 要在大家能敬事”.互相尊重, 求同存異, 共同進步。如果我有排他心理, 也僅是在專業上的理解, 有些方面不苟同於他人而己。然雖不苟同, 卻也不反對, 我知別人如此理解, 必有其自己以為合理處, 正如我自己。

我在書法上一些理解确實和一些同道有差距, 我相信自己的理解, 源自於自己的體驗能切合書論一些見解和前輩們的一些看法, 更重要的是自己的主張和實踐合一。譬如我不苟同起收筆迴鋒, 緃使很多教人寫字的書都如此標出運筆軌迹,起筆時一橫先向左走一段再回筆向右走, 收筆時, 又向左回走向畫中收回。因覺得其有違筆勢、有違筆法源自於實用書寫中要求簡捷的客觀要求,也因自己能通過實踐中不用如此迴鋒的手段寫出同樣的效果去驗証和支持自己的理解。 又如我 服膺趙孟頫主張"用筆千古不易"之說, 以為趙氏此說乃指理同用異”, 於是用同樣的用筆原理去準确臨摹不同書體不同風格的經典作品, "臨得像"的結果去驗証自己的理解, 証明不同書體用筆都一樣, 祇是運用差異而己。 又因此得到如此的結論: 祇要能把握一法帖的用筆, 任何法帖用筆都解決了。 這樣的論調, 源於自己的體驗, 也是自己的書法教法中得到了驗証的結果。

對一些書法問題, 可以有不同的理解, 是否 "偏激", 要在於是否合理、能否知行合一。能否合理, 就是能否合理解決別人對問題的一切質疑。能否知行合一, 就是能否通過實踐去驗証你所說的, 驗証的依據是古代經典法帖。我說臨某一書家當如何用筆, 可我用自己所主張的臨出來卻不像, 怎麼能讓人信服自己的見解是對的呢? 所以, 我總以為書法是一種體驗的藝術, 沒有體驗的見解、 光說不做或做不出, 總有點隔靴搔癢的感覺, 正如書譜所云: “希風敘妙,雖述猶疏

我對書法的理解, 源於自己對書法的體驗。如對用筆的理解, 是基於自己的用筆能把任何一帖都臨得形似的前提下進行的。當然, 像並不是合理的唯一標準, 不然, 描出畫出也能形似, 然相信沒有一人會覺得這種形似的手段是合理的書法用筆。所以我以為合理的用筆方法, 一要合簡捷性, 二要合審美要求。

一簡捷性, 指用最簡單的方法, 逹到要求的效果, 也可以說是時間性, 不可回复。其一, 這是就毛筆的實用功能而言。勞動的發展, 文字運用的頻繁, 要求書寫便捷,  所以書體才越發展越易於書寫, 用筆也越變越便利(動作雖便利技巧難度卻越大)。這種客觀情況可以判斷, 一點畫, 簡單和复雜的兩種用筆方法, 倘若都能逹到一樣的效果, 則前者必定比後者合理。如果, 不考慮用筆的這種簡捷性, 祗考慮是否像, 則畫出來甚到勾填出來當也可以了。很明顯, 這於理不合。這也是我前面所說起收筆不用迴鋒, 一樣能寫出迴鋒的效果, 以致不讚成迴鋒的原因之一。其二, 文人在書法成為書法的過程中, 起着決定性的作用。這就不得不考慮當時文人的審美標準, 自然率意, 一切多餘的用筆動作都有損這種審美追求。

二要合審美要求。用筆簡捷, 莫如寫硬筆字般,直來直去, 如九龍皇帝的字一樣。這樣的寫法, 用筆雖快, 但卻無法寫出經典法帖中的點畫具備的種種美感, 於是, 在簡捷性的基礎上, 還需有一定的條件, 也就是這種用筆還要能寫出具有不同審美效果的點畫。若用筆祇要合審美要求, 也易引起爭議, 如前所述, 畫出勾填出也能產生有審美效果的點畫, 故合審美要求的前提才需加上簡捷性, 否則, 書法又有甚麼難度呢。

我的用筆是基於這兩點考慮去追求的。用最簡單的用筆動作準确臨出經典法帖, 是我的用筆追求。我一直以為, 用筆是書法學習要過的第一道坎。雖然, 於書法而言, 用筆僅是技術一方面, 是手段而己。然, 若沒有用筆, 書法也就不成為書法了。

書譜云:" 夫心之所達,不易盡於名言。言之所通, 尚難行於紙墨"。況未确定蘇先生"偏激"所指, 故泛泛而言, 不知切題否............但望將來有機會能請教..........

發表於2010.7.21
留言(4)
  • Andy
    Well said. Andy Fung Centre of Arts and Culture Development Centre BNU-HKBU UIC
    22/07/2010
  • 學齋
    謝謝馮博士來訪及鼓勵
    24/07/2010
  • 虎哥
    溫文儒雅 , 言之有理 . 學術上的討論祗要不是人身攻擊 , 偏 激亦不是問題. ...頂一個....
    20/09/2010
  • 夫子蘇
    然我者言之“偏激”並未是對足下抨擊。冒昧,我乃女流之輩,非先生也,或稱“女先生”。哈哈。
    16/10/2010
同類文章推薦
博客名稱 :
sw2006hk@yhaoo.com.hk
網誌名稱:
雷紹華書法工作室
使用天數:2,311
性別:
按月份瀏覽
    2020
  • 一月
  • 二月
    2019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 五月
  • 六月
  • 七月
  • 八月
  • 九月
  • 十月
  • 十一月
  • 十二月
>> 更多
系統分類
  • 生活品味
  • 藝文創作
  • 文化政經
自行分類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