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06.2013

文明與恐懼(一):<壞小孩>(いじめつ娘)中所流露的人性恐怖(下)

親子育兒   電影戲劇   戀愛心情  
標籤: 愛情片 

 

 
文明與恐懼

()

<壞小孩>(いじめつ娘)中所流露的人性恐怖()

 (2)如果還有人性,為何會如此兇殘

  跟<鬼水凶靈>比較,電影中的母親愛女心切,甘願犧牲自己,成為凶靈的母親,卻保護女兒免受到惡靈傷害,突顯了母親的偉大;[1]在<壞小孩>中,剛好相反,作為母親的栗子,再一次惡魔上身(註:是人性中的醜陋,非真的鬼上身),把欺侮對象由兒時玩伴直哉,變成自己的兒子小洋。伊藤潤二帶給我們思考恐怖的各個方面,以及恐怖的程度、層次,有如下:

    第一,栗子突然愛上偶然再見的直哉,並迅速戀上了對方;卻把苦戀多年的裕太郎──原本在兒時,是栗子愛上他的──棄之不顧,人性轉變之快之烈,恐怖?

    第二,兒時栗子對直哉的百般欺凌,包括要他喝污水,又刻意把球擲到鄰居的惡犬身旁,強逼直哉拿回,結果造成他被狗咬傷的意外……恐怖?

    第三,長大後,直哉重臨並追求栗子,是處心積累的報復,是如影隨形的心理被虐,還是無法走出兒時被害者的心理作祟,恐怖?

  第四,當栗子知道直哉的失蹤,其實是對她的報復的時候;她竟再一次變身從前的「壞小孩」,並對自己的兒子小洋(酷似兒時的直哉)加以施虐,究竟是對直哉的報復,是兒時心魔的重來,還是人性在特定的環境下所產生的無可避免的醜惡?這又是一種恐怖?

  在<壞小孩>中,我們看到了層層疊疊的恐怖,也讓我們不得不感受到文明之下的人性醜惡的恐懼。其實,松本清張也有小說《鬼畜》,[2]其中也有類似的人性醜惡的揭露。[3]松本清張是反映人性的現實,伊藤潤二卻揭露了人性的恐怖;《鬼畜》是基於現實的逼迫才使父親離棄幼兒甚至痛下殺意,似乎猶有可恕的地方;<壞小孩>中的栗子,卻是基於無以名狀的人性醜惡而對兒子進行施虐,究竟兩者可否平行比較,還是哪個更恐怖,就由讀者自行判斷好了。 

  但,對我而言,伊藤潤二的<壞小孩>,那幅栗子變身「壞小孩」的凌厲影像,始終讓我不能釋懷![4]心理學與心理分析,對此文本或者派得上用場吧?至於小童之間的虐待、婚姻的一方失蹤且杳無音訊,還有人與人之間的愛情承諾和反悔,諸般問題,是人性的恐怖?還是文明制度的失敗?恐懼,始終縈繞人間的文明,在黑暗的一面,卻是揮之不去!

  元稹《蟲豸詩。蟻子(三首,并序)》曰:「巴蟻眾而善攻櫟棟,往往木容完具,而心節朽壞,屋居者,不省其微,而禍成傾壓。」同樣地,<壞小孩>,也許只是一個小故事,所言是人性的陰暗,冰山一角?但願如是,若果眾生皆如此,人類文明又真的岌岌可危!

  然而,不知為何,筆者卻常常感到如斯恐懼──人際無常!

註:寫完本文後,竟然發生了駭人聽聞的<絕世人魔弒父母碎屍>,[5]也真直教人不寒而慄了!

2012062320130629



[2]小說中的男主角瞞著妻子在外養情婦,後來經濟拮据;某日,情婦帶著三名幼子造訪,妻子才知道這些年來丈夫的刻意欺瞞。在夫妻及情婦間死鬥的一夜中,情婦卻無情地留下小孩不告而別,逼不得已之下,夫婦只好幫忙照顧,但面對生活困頓,以及三名幼子帶來的麻煩,猜忌、煩躁、怨懟種種情緒交雜,夫婦的惡魔及殺意就對這三個小孩蠢蠢欲動此小說有電影版,詳參YouTube

[3] 松本清張的小說,多表露人性醜惡,就像筆者手中的《共犯者》(版本見燕熙譯,台北,新雨出版社,2010)。此書中有同命小說,主角內堀彥介與町田武治共謀犯下一場搶劫及殺人案。所得均分後,發誓永不相見及聯絡。後來,內堀彥介以此資金作本,獲得空前成功;然而同時內堀彥介擔心町田武治會來敲詐,遂弄虛作假地以《工商特別報道社》為名派出特約記者竹岡良一去假裝報道,實則監視。結果,惹來竹岡良一的懷疑,並揭穿他們多年來不為人知的犯案。

進擊的巨人,是幻想出來的不安及恐懼。始終,人性才是恐懼的深淵!

發表於2013.6.30
留言(0)
博客名稱 :
東京小子
網誌名稱:
tokyoboy
使用天數:2,367
按月份瀏覽
    2020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 五月
    2019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 五月
  • 六月
  • 七月
  • 八月
  • 九月
  • 十月
  • 十一月
  • 十二月
>> 更多
系統分類
  • 美容時尚
  • 飲食烹飪
  • 環球旅遊
  • 親子育兒
  • 數碼科技
  • 生活品味
  • 藝文創作
  • 電影戲劇
  • 寵物日誌
  • 攝影寫真
  • 星座算命
  • 戀愛心情
  • 文化政經
  • 其他
  • 財經生活
  • 台灣館
自行分類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