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11.2019

《活著的死者》@《遠藤周作怪奇小說集》中的「怪談『作家』命運」

生活品味(消閒)   藝文創作   電影戲劇  


網上書評說:「遠藤有兩張臉,不!或者更多。
  因為,只要讀過遠藤周作(1923-1996)的讀者都會對他有很深刻的印象:正經八百的臉,總以探索宗教、信仰為主題的作品,例如:《深河》直探人性矛盾的;《沉默》則深究對歷史中的痛苦壓抑;又或者是《武士》裡對悠悠歷史幻河的深沉哀傷。
    但在《
遠藤周作怪奇小說集》中,遠藤周作也有很多面給讀者們看到的;尤其他煞有介事地把自己「怪談」經歷,面向讀者訴之於筆尖,像<三個幽靈>中,分享他自己在法國里昂留學期間的兩次遇「鬼怪」經歷;而在第三個幽靈故事裡,遠藤周作更把三蒲朱門、曾野綾子兩夫婦(他們仨是好友作家!)「拉進水」,把在熱海溫泉遇怪事件以紀實體驗方式跟讀者「分享」(註:一點也不恐怖卻似開玩笑多一點)

之後書中還有<我看到了>等故事,都是根據以上的「周作怪譚」紀實體驗方式帶著讀者而展開的。

於是,遠藤周作一向予人正經八百、歷史人性的沉重臉孔,得到了部分的釋解紓緩。儘管,書中有部分故事依然讓人沉重。例如:《活著的死者》,也是筆者向各位推薦的一篇:

故事說報社及雜誌記者聚在一起守候久米文學獎的得主,爆冷居然由女新人---芙蓉美知子以《老殘記》奪得。這一個年僅廿三歲的美女新人作家有一段時間很風騷,可是在「我」和其他記者的努力下,居然發現了這位「新人王」跟戰前曾曇花一現的作家露口健三有關連?文體風格不在話下,而且文風語氣也很相似;難道,芙蓉美知子不知怎地獲得了露口健三不為人知且並未發表的作品?

芙蓉美知子以第二部作品《打鐵趁熱》再領風騷的時候,「我」和其他記者已在露口健三最後生活地方展開調查。在逐漸逼近真相的同時,芙蓉美知子竟然遇上嚴重車禍而生死未卜……

究竟,露口健三是否還未死去,而藉著廿三歲的廿三歲「借屍還魂」?露口健三在戰前僅曇花一現,他又是否藉此向文壇報復,嘲笑文壇的黑暗---同一作品冠了不同人名居然際遇會有天地之別---評審主觀?或是「評評相衛」?

還是,露口健三藉著不死靈魂(慾望)不知怎地駕馭了芙蓉美知子,令後者出賣自己身心以獲得人世間的名名利利?而芙蓉美知子的結局又如何?

在《遠藤周作怪奇小說集》中的《活著的死者》不但怪奇,也很沉重,名成利就誰而想;尤其當你像芙蓉美知子一樣手執了露口健三的「遺作」而能夠一舉世名,但這樣的「借屍還魂」又可會持續及真實呢?

《活著的死者》的意念跟松本清張的《天才女畫家》有一脈相承的寫作意念,後者中的天才女畫家,從寂寂無名卻一夜成名,一躍成為畫壇新星,究竟箇中有何會有玄機呢?松本清張的好幾部小說,也用上了相關的意念而寫成的,像《真假森林》等。

名成利就,果然是人世間最大的慾望!但一將功成萬骨枯,「怪談『作家』命運」一如音樂家、畫家及歌手一樣,都是在特定時空裡可遇不可求的……人生際遇?

順帶一提,遠藤周作曾是諾貝爾文學獎的熱門人選之一,但隨著大江健三郎在1995年得獎後,遠藤周作於翌年(73)逝世。儘管他在國內外(日本及法國)已經獲獎無數了,這又會否成為其人生遺恨?

 

發表於2019.11.06
留言(0)
博客名稱 :
東京小子
網誌名稱:
tokyoboy
使用天數:2,196
按月份瀏覽
    2019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 五月
  • 六月
  • 七月
  • 八月
  • 九月
  • 十月
  • 十一月
  • 十二月
    2018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 五月
  • 六月
  • 七月
  • 八月
  • 九月
  • 十月
  • 十一月
  • 十二月
>> 更多
系統分類
  • 美容時尚
  • 飲食烹飪
  • 環球旅遊
  • 親子育兒
  • 數碼科技
  • 生活品味
  • 藝文創作
  • 電影戲劇
  • 寵物日誌
  • 攝影寫真
  • 星座算命
  • 戀愛心情
  • 文化政經
  • 其他
  • 財經生活
  • 台灣館
自行分類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