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07.2015

羅芍淇事件------<所羅門的偽證>的"真實版本"(完整全文)

親子育兒(學習)   生活品味   文化政經  

希望羅芍淇早登極樂,成佛再世為人。羅芍淇事件居然成為了小說<所羅門的偽證>的"真實版本"

xVg7Jp

所羅門的偽證的真實版本(完整全文)

    原以為像《所羅門的偽證》的劇情,只會在小說或電影之中發生。沒料到,在現實中,真有其事!

二零一五年七月廿三日,我一面吃飯,一面聽電視新聞報道,報道說:

中華基督教會基真小學前年一名小五女生在校內墮樓死亡,死因庭裁定死者死因存疑,裁判官批評兩名副校長證供不可信。死因庭會將證供轉交律政司及警方,調查是否有人涉及刑事罪行。

(註:http://news.tvb.com/parliament/55b0c28a6db28ca641000006/)

    報道引述死因裁判官高偉雄的判詞指該校兩名副校長的作供均不可信。其中一名副校長石玲稱忘我救人,忽略報警;裁判官直斥一派胡言,謊話連篇。另一名副校長高婉華稱墮樓女童仍可步行,只需輪椅;裁判官則以為匪夷所思,全不可信。

ln3IQB

嘘つきは大人のは始まり

說謊是成為大人的開始

事發在前年十二月九日,羅芍淇在校園內墮樓身亡。校方當日未有即時報警,而是向聖約翰救傷隊求助,救護人員到場才後報警。

聽過後,我食慾全無,味如嚼蠟,腦海中思潮起伏,充塞了不少的問號。校譽是虛榮,校中的人才是活生生的;企圖淡化掩飾不可挽救的事情,是無助解決問題的。

唉!我想死因裁判官高偉雄的判詞,已是一語中的擲地有聲的;所以,我也以為沒有補充的必要了!只想起有人對我說過:「你好得閒咩?算罷啦!」「自己做自己應做嘅事啦!」

突然間,想到這,我在分享時,就窒礙了。尤其,香港人對此等事情總是善忘的,除了金錢樓房權勢之外。「香港的女兒」在通識教科書上連一章一節也找不到,便是一個好例子。

 

思考題:

為了既有的名譽或光榮,你會設法掩飾關乎或影響到名譽或光榮的事情真相嗎?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50724/19230619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50724/19230547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50724/19230570

所羅門的偽證的真實版本()

對於羅芍淇事件,可能還有下文,還會擾攘下去,我深感惋惜。(註:因為裁判官高偉雄已把死因庭的證供轉交律政司及警方,調查是否有人涉及刑事罪行。)

首先,我對羅芍淇的父母及家人送上深深的慰問,希望他們節哀順變的。其次,引用非常老套的說法是:「誤以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如何避免悲劇重演,是當前急務。

關於學校遇上類似事故,要如何處理,或要發出甚麼指引等來處理,這一切都是教育當局和學校行政方面的事宜,我想我回應不來了!但就有關事件來看,我們可以從不同角度思考的。

首先,利用通識教育科的術語------「持份者」來看,以同理心的角度感受各個「持份者」的著眼點。我以為會是一個很好的思考訓練。例如:當被問及為何遇上類似事件而不即時報警,校方的多個人物有不同的思考角度。

a0102a

由於,以上的「持份者」太多,我只歸納為校方。校方不想事無大小都報警求助及處理,是有其苦衷的。尤其今天第四權如此厲害,影響校譽是一個大問題。以同理心來思考,誰會買死過人的房子?同樣地,有學生自殺的學校,在一般家長心中又如何評價。在今天收生不足而殺校聲不絕於耳的情況下,校方為保校譽以吸引足夠學生入讀,並保住老師的飯碗,或許無可厚非的。

問題是這次事件不是小事,也涉及人命的;本來做錯了只要誠實及虛心,事情不會變得如此複雜。可是,校方管理層的掩耳盜鈴的做法,以及文過飾非的態度,在公眾面前盡失分數,更令人質疑教師的專業形象及道德水平。

另外,據聞校方不報警,跟現今第四權的公眾傳媒有關的,害怕被公眾傳媒扭曲形象,渲染錯誤印象。這是一般涉事者本能的反應。我明白在第四權中,的確有些良莠不齊的害群之馬為求搶鏡出位而嘩眾取寵,正如任何行業中也是有枯枝的。然而,我們會因噎廢食嗎?公眾傳媒是雙刃刀,有利有弊的,看如何善用;這些道理我們都明白,為何卻還出問題?

這即時令我想起魯爾夫。杜伯里的《思考的藝術》,書中第廿五章「團體迷思」(Groupthink ‘Bias’),副題是「為何共識可能是危險的」,該章指出一個團體的每個成員刻意逢迎被信以為真的共識,最終累己累人。[1] 由於,上頭指引不報警(註:當中涉及複雜的文字釋述,你真的會看完後才確定報警與否?俗語說:「執生」是挺不錯的詞彙!),我跟著做有何錯?(註:首先指向校長及校方,他們又會指向教育局指引不清晰!)

至於,學校各持份者又為何會如此作法,惹來裁判官這樣的嚴詞譴責?首先,你想想他們的證言有何問題?就以兩位副校長為例 (註:因為當時校長不在。不在不等於可以卸責!)一個說忘我救人,忽略報警;一個說墮樓女童仍可步行,只需輪椅。她們之間各自分擔了責任,亦即責任未必全在我。我們是按照既定程序------即上頭指示做事的,再分下去,下面也有責任,當值老師讓學生擅自離開課室?再這樣下去,不就是華盛頓合作規律」(Washington co-laws)的最佳演繹嗎?補救方法很容易,但又是那一句------知易行難?我不想獨揹這個黑鑊子!

上面是從批判角度來思考的,下面是從生命教育的角度,作出我以為的建言。其實,每次危機,除了危險之外,也有機遇。人不可能無錯的,錯而坦認,不再犯同一樣錯誤,才是重要的。更何況,今之事件,讓我們有很多的反省。

站在家庭教育而言,父母對子女關愛,除了物質之外,還有心靈的。廿一世紀的今天,城市自殺率不斷攀升,豈是學校欺凌單一原因就能圓滿地解釋嗎?不能!青少年成長是充滿了挑戰的,家長、學校、社會也有責任,但最大的責任還是青少年自己。我以為運動會是對他們有幫助的,對我而言,跑山真不錯!

至於,生命教育的推廣,留給校方和教育局處理,我就不多言了。以下是一些個人的感受,聊勝於無:

在中國傳統的道統中,孔子有「未知生,焉知死」的說法。我們的性教育經過多年推廣,成效有否留待大家判斷;但對生死教育,尤其是小學生,一般人總以為沒必要吧?加上,宗教信仰已有說明,似乎多此一舉。關於這方面問題,我總以為科學和宗教可以是並行不悖的,即如人有理性一面,也有感性一面。

我就以「香港的女兒」謝婉雯為例,為甚麼通識教科書上,「公共衛生」的一個單元,好像完全沒有甚麼敘述?是否我看漏了?還是他們已不值得一提?為甚麼明知當時的「沙士」會殺人,卻有人敢於犧牲小我而忘我救人?諺語曰:「死有輕於鴻毛,重於泰山」孟子更說過:

魚,我所欲也;態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魚而取態掌者也。
生,亦我所欲也;義,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義者也。


是故,所欲有甚於生者,所惡有甚於死者。非獨賢者有是心也,人皆有之,賢者能勿喪耳。

卡繆在《鼠疫》一書中,奧蘭一城因瘟疫為封鎖,塔盧自願加入醫療隊幫忙,主角醫師李厄恐嚇他可能會染病死亡------三分之一的活命機會。塔盧這樣回應:

這種估算是沒有意義的,這點你和我都一樣清楚。一百年前,一場瘟疫殺死了波斯某個城的所有居民,唯一倖存者緊守工作崗位,而他竟然正好是堅持為死者洗屍體的人……

謝婉雯沒有那麼幸運!趨生避死也是人之常情,我們在這裏也不是要訓練人人成為偉人和聖人。然而,我以為我們的教育總對面對生死問題的。(至於如何做,留給校方和教育局吧!還有聰明的教師們定會做出非常出色的工作紙,給學生填寫的;咦!但考試不考喎?)

 http://www.weshare.hk/tokyoboy/articles/4495065

 

發表於2015.7.23
留言(0)
博客名稱 :
東京小子
網誌名稱:
tokyoboy
使用天數:3,122
按月份瀏覽
    2022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 五月
  • 六月
    2021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 五月
  • 六月
  • 七月
  • 八月
  • 九月
  • 十月
  • 十一月
  • 十二月
>> 更多
系統分類
  • 美容時尚
  • 飲食烹飪
  • 環球旅遊
  • 親子育兒
  • 數碼科技
  • 生活品味
  • 藝文創作
  • 電影戲劇
  • 寵物日誌
  • 攝影寫真
  • 星座算命
  • 戀愛心情
  • 文化政經
  • 其他
  • 財經生活
  • 台灣館
自行分類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