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11.2015

小說。電影。旅行:深秋,來一點淡淡哀愁…… 讀《伊豆之踊子》的人生旅情(上)

環球旅遊   電影戲劇   台灣館  

懶理政治世情人生之瘋狂,來一點點淡淡哀愁!

深秋,來一點淡淡哀愁……

伊豆之踊子的人生旅情()

一九六八年川端康成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成了東南亞獲得此項殊榮的第一人。在五十年前,即一九一八年,十八歲的他第一次去伊豆旅行,之後他寫了【伊豆之踊子】;而這短篇小說也是他眾多小說中較為有名及廣為人所談論的其中一部。【伊豆之踊子】其後改編成為電影及電視劇,有多個版本;其中由西河克己任導演,三蒲友和、山口百惠主演的,最叫人難以忘懷。小說也好,電影也好,筆者也曾多番觀摩及閱讀;以下的是讀後感和觀後感,小說與電影各擅勝長

.

小說以第一人稱為敘事者,以""川島為中心來開衍小說的劇情;描寫主角由修善寺至下田的旅行途中,偶然結識了旅藝人榮吉、他的家人和他的妹妹踊子,並一切結伴同行至下田。其間旅藝人沿途賣藝為生,小說中的""都一直與他們同行;並漸對年輕的踊子產生情愫,直到下田因學校開課及盤川用盡,不得不跟踊子分手。這段開了花、卻無果的愛情,就此隨風而逝,主角在回航中也為此而黯然淚下。

小說以第一人稱為敘事者,並沒有對旅程中的明媚風光加以注視及描述。小說一開始僅以兩段來描寫旅途的風景,而當踊子出現於主角的眼前,主角的視線就一直離不開踊子的身上去。對於踊子的一舉一動,川端氏一直藉著敘事者""的眼來描述;更確切地說就是凡踊子出場時,作者均以近距甚或特寫來描摹踊子。作者藉著主角的眼讓讀者們對踊子作近距觀察,即使旁邊有人存在也好,主角的注視焦點仍舊落在踊子身上去。

這種近距描寫或特寫(Close-up)最明顯的例子莫過於在浴場那一段的描繪。踊子從暗淡的浴場內突然走出來,全身赤裸,隔著河川跟主角揮手。雖然女子的浴場跟男子浴場隔了一河川,但""的眼神卻一直離不開踊子的身影。河川風景自然入不了主角眼內(不是客觀的而是主觀的!),即使浴場內還有其他人,也彷彿進不了""的眼簾內。

另一例則在往下田的路上,風光明媚的下田景色、遠眺大島的風光及秋高氣爽的山路風景都是""和踊子的陪襯,作者並沒有花筆墨去形容沿路風光,也沒有刻意用這些景物來作烘托;反而作者不斷描寫""與踊子走路的情景:男的先行,女的往往落後且與男的間隔了一段距離;當他們二人攀上了險要的山峰後,其他人已落後了,高山上可眺望的美景作者全沒有描寫,而是透過主角的眼,把踊子的一舉一動作了細緻的描述。這種近距描寫、特寫,即使在末段主角快要跟踊子別離時,也在一直運用。

不過有趣的地方是末段""跟踊子離別時,雙方始終一言不發,直到船遠去,""才驚覺踊子在遠方不停向自己揮舞白色的東西(估計應是手帕之類的東西)來話別。但此刻""與踊子之間隔了一個海洋,而""也只能遠遠地遙看踊子了。這遙望的意象雖非小說中第一次出現,但""卻是第一次隔著海洋遠距離眺望踊子[1],而這次的遠眺踊子已是離別過後的情景。

事實上,只要踊子一出場,""的視焦就一直離不開她的身影去,這種近距描寫、特寫幾成了這篇小說的重要手法及特色。一對年輕人的情竇初開,眼中除了愛情、除了對方,還可以容得下別的嗎?一個二十歲的年輕小伙子,不識愁滋味,眼中會為那明媚的風景戀棧嗎?當然""也不會因落葉、崇山、險道、河川、溪谷而傷春悲秋,那麼眼前所看見的景物又對他有甚麼影響呢?唯獨是踊子的出現,令到他孤單乏味的旅程起了變化,自覺再不是"孤兒"[2],而眼裏就只有踊子的影子了!

這種手法的運用,是作者使用第一人稱來作敘事者的結果;因為只有在第一人稱的""的世界及眼中,才能與踊子連成一體,把踊子成了""眼中的唯一,也跟讀者投入來一起感受。至於踊子眼中的""是否唯一並不重要,因為向來初戀都是一往情深而又一廂情願!若然我們同意這個說法,則不難解釋為何作者對從修善寺到下田沿路明媚的風景不刻意去描寫,甚或視若無睹;作者說他由始至終都沒有刻意去描寫自然的風景,即使在廿八歲時,他曾對此篇小說作過修改,也沒有加入對風景的描述,而只是把人物更加美化了[3]

 小說中的銅像

川端康成的【伊豆之踊子】,既非詩也非歌,雖是小說的體裁,卻總令人低吟回味不已,像一首純情的詩,在人的心裏迴轉不去[4]。究其原因,主要是作者捉住了一段解釋不了、無法放下卻不得不放下的人生旅程中的初戀,向讀者真摯地展示出來。下文將作詳細說明。

川端康成的成名之作


位於伊豆半島的﹝河津﹞以櫻花聞名,當地的河津櫻是全日本花期最早的櫻花。而文學家川端康成的名著「伊豆の踊子」就是以伊豆半島為故事背景,所以開往伊豆的電車都掛名﹝踊子號﹞電車。

附註:日本伊豆 - 川端康成書中的踊子步道

資料見:http://www.cclo.tw/2010/02/blog-post_3351.html。

川端康成(1899年6月14日-1972年4月16日)

天城山隧道


[1] 小說中川端氏藉著""川島的眼來描摹踊子熏很多時是以近距作描述(即如電影鏡頭的close-up);遠距描寫並非沒有但雙方隔著海洋互相眺望的情景小說裏似是第一次。

[2]見旺文版之【伊豆之踊子】(東京,1967年)作者在第五節末提出了所謂『孤兒根性』的反省。後來不少評論者都以此語來解說此篇小說例如同書收入了山本健吾的評論就曾以『孤兒根性』來論川端氏的作品193-195

[3] 參考其全集第二卷之後序築摩書房版本,1964年。

[4] 木吳修<讀【伊豆之踊子】>也有同樣的說法見注1的出處207。

發表於2015.11.19
留言(0)
博客名稱 :
東京小子
網誌名稱:
tokyoboy
使用天數:3,133
按月份瀏覽
    2022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 五月
  • 六月
  • 七月
    2021
  • 一月
  • 二月
  • 三月
  • 四月
  • 五月
  • 六月
  • 七月
  • 八月
  • 九月
  • 十月
  • 十一月
  • 十二月
>> 更多
系統分類
  • 美容時尚
  • 飲食烹飪
  • 環球旅遊
  • 親子育兒
  • 數碼科技
  • 生活品味
  • 藝文創作
  • 電影戲劇
  • 寵物日誌
  • 攝影寫真
  • 星座算命
  • 戀愛心情
  • 文化政經
  • 其他
  • 財經生活
  • 台灣館
自行分類
最新留言